全部
2022.07.11

高齡數位力等於樂齡能力

高齡數位力等於樂齡能力

 

文章撰寫:益齡和樂國際有限公司;圖片來源:免費圖庫來源-攝影師:Marcus 

 

高齡數位落差是正在進行式

現代人的生活離不開網路,也離不開電子產品,相信這句話大家會認同,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把這個情境套用在60歲以下的人可能是,還要先扣除學齡前兒童的人數;對於橘世代(60+歲)的長者來說,高齡數位落差是正在進行式,居住在六都的銀髮族約有六成的人口式數位化程度明顯不足的族群,更何況世居在在偏鄉的銀髮長者,他們受困於資源不足以及教育程度普遍比較差的緣故,對於數位化電子產品的進入障礙更高。隨著科技的進步與人類的發展,益齡和樂認為這個問題值得有關單位重視,提出改善的方案,讓橘世代的朋友們樂於學習與提高他們的高齡數位力。

 

人機取代服務人力的時代來臨

少子化與人口老化是近年來許多國家面臨到的重大問題,甚至於被歸類為國安問題,也因此加速各類人機服務的發展,也就是用機器服務加上人機介面來取代傳統的服務人力。大家可以想像這個概念的原型是從自動販賣機開始,相信大家在一些觀光景點(人力無法服務或是沒有產值)可以看到飲料的自動販賣機,或是在公共廁所入口處可以看到衛生紙的自動賣賣機,這個場景至少存在我們的生活中將近40年了;早期的自動販賣機功能與銷售的商品類型較為單純,人機介面的設計也相對容易理解,容易學習操作也沒甚麼進入障礙。益齡和樂這邊要提到的是因為有需求且人力服務沒有產值,所以造就自動販賣機產業發展,隨著科技的進步還有人力服務的產值不高,未來會有更多元且功能或商品更為複雜的自動販賣機問世,加上更多元的電子支付系統,請問我們的橘世代朋友們準備好了嗎?

 

高齡數位力

數位落差不是新名詞,近幾年在談數位落差多半是在談都市與偏鄉的學子們,或因為資源與師資不足所造成。2025年即將面臨超高齡社會到來,我們的銀髮長者是否也存在著數位落差,我的答案恐怕「是的,而且還非常嚴重」。益齡和樂在這裡斗膽提出一個看法「高齡數位力等於樂齡能力」,當我們的銀髮長者有著一定程度的數位能力時,他們可以在網路世界裡取得他們想要的獲取的資訊,可以去分享他們的生活點滴給親朋好友們,可以藉由各式數位化平台擴大交友圈與生活圈,即使外出旅遊面對到無人商店可以輕鬆購物,去到無人旅館可以輕鬆辦理入住,到了其他國家也可以使用如叫車平台搭車或式外送平台點餐…等,或是走進麥當勞、摩斯漢堡、肯德基…等速食餐廳可以快速地使用點餐機點餐與取餐。生活上會遇到要先使用機器購買餐卷再入內用餐的場景還真不少,進駐在各大車站或式美食街的餐廳為了減少外場服務人員,很多都已經導入類似的系統,這些服務對於60歲以下的人可能問題都不大,對於橘世代的人普遍都需要再學習,您認同嗎?這也是益齡和樂斗膽提出高齡數位力等於樂齡能力的論述點,擁有比較高的數位能力的銀髮長者普遍樂於學習,我們也分享過「活力老化首部曲 – 樂齡學習」這篇文章,當他們在樂齡學習的過程中會不知不覺的提升自己的數位能力,不管是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平板電腦學習與分享,又或者是操作一些點子設備進行運動或是其他學習,這些都是提升高齡數位力的第一步,再來藉由自學與各使用場景的練習就會慢慢融入進步的社會,縮小與子女間或是年輕世代的數位鴻溝。

 

南韓消弭數位落差怎麼做

益齡和樂前幾天看到TVBS新聞的一段報導非場有感,講到南韓也面臨到銀髮族數位落差問題,許多長者怕被笑或是因為操作機台很慢怕被後面等待的人嘲諷而不敢出門。南韓政府察覺到這個事態嚴重,提出一些改善措施值得我們參考與借鏡,位處東北亞的日本與南韓比我們更早面臨到高齡化社會問題,他們也陸續發展出一些好的做法。

 

智樂活帶著長者學習樂活

智齡股份有限公司是少數台灣走在樂齡產業的創新公司,設立「智樂活|樂齡活動社群平台」到處舉辦銀髮數位學習活動,從他們的官網可以五年累積超過2042場活動,服務超過46,500位銀髮長者,學習使用智慧型手機以及許多App,提高他們的高齡數位力,相信也同時提高了他們的樂齡能力。

 

從教導自己的父母開始吧!

本文提到高齡數位落差是正在進行式,為了縮短橘世代年長者的數位落差,也期望中年或壯士代的朋友們可以撥出時間,從教導自己的父母親開始吧!購買智慧型手機給他們使用,教會他們怎麼去使用App,怎麼去上Youtube觀看影片,怎麼上社群平台與朋友交流分享,也要帶他們去速食餐廳教導他們在機器面前自己點餐,相信當我們這麼做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銀髮族朋友擁有高齡數位力,再由這些朋友做為種子教官教會更多的橘世代朋友,我們的數位落差將逐漸縮小甚至於不見了!

國家衛生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