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最新消息

生活
生活
在宅善終-為恭紀念醫院舉辦死亡識能暨社區安寧工作坊
文章撰寫:為恭醫院;圖片來源:為恭醫院   苗栗為恭紀念醫院於日前,舉辦「死亡識能暨社區安寧」工作坊,邀集社區醫療群團隊共同參與培訓課程,賦能醫療照護團隊「社區安寧」的經驗,落實在宅醫療服務。   陳振文院長表示,本院安寧病房成立10週年,服務了近2千位病人,一個病人代表著一個家庭、一個故事,1歲襁褓中的孩子到百歲人瑞,都曾是我們照護的對象,一路走來,安寧團隊成員默默的陪伴著病人、家屬、遺族,希望病人能得到舒適的治療及尊嚴,讓人生圓滿落幕。 回顧過去三年,為恭紀念醫院與社區醫療群合作,至今已服務近4,000人,然以居家醫療階段為主,而執行安寧居家醫療服務的診所屈指可數。隨著安寧緩和概念的推廣,追求「在宅善終」已成為現今高價值照護的目標,有感苗栗鄉親的期待,為恭紀念醫院於2021年領航邁入新里程,深入社區,落實社區安寧在宅醫療服務,滿足病人「在宅善終」的願望。
More
【歡迎踴躍報名】林口新創園生醫小聚
林口新創園目前已進駐業者約150家,園區擬定期舉辦各產業小聚,讓園區業者透過小聚方式增加彼此間的認識,夥伴們可以盡情的互相交流、分享產業新知,洽談合作可能性及創業曾經遇到的問題分享等,邀請屬於生技醫療領域的夥伴們參加。  
More
借鏡德國|在德國,義工是失智者家屬最好的幫手
文章撰寫:創新照顧 劉威良;圖片來源:pixabay(首頁圖)、劉威良(內文圖片)   幾年以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參加了德國茵果市Ingolstadt阿茲海默症照護協會的照護義工訓練。     記得第一次上義工課程的時候,來了一位年長的女士。她是榮譽理事長蓋爾(Greil)女士,她2001年成立Ingolstadt 阿茲海默協會,原因就是自己的先生是失智患者。而她過往身為家屬,因為沒有社會資源,孤單地走過這段照護之路。她先生曾經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在她先生過世之後,她拿出家中的財產來成立協會,之後又成立研究失智的基金會。現在協會的會址,就在她過去與先生生活的家園。   目前協會有130名以上的會員,是德國各地失智協會中擁有最多會員人數的協會之一。此協會提供專業的諮詢、定期舉辦相關演講並有定期的家屬自助團體的聚會討論與舉辦每周兩次給家屬喘息的活動。   劉威良照顧的長輩Johanna Pitter,高齡92歲離世。(圖片/劉威良攝影)     另外,她近年來還建造照護失智者的專屬住宅與專屬照護機構,得到德國政府與社會各界的褒揚肯定。照護住宅與機構的工作人員皆為專業工作者,義工不從事護理工作,僅陪伴患者散步、聊天等,如在照護機構,義工會在午餐時間協助餵食。   接受訓練後實際參與服務   協會提供的訓練課程是讓義工與家屬上專業課程,除了提供基本的照護專業知識外,還有基本的法律常識,讓家屬與義工都能了解該如何求助專門機構與身為失智者監護人的資格權限。   5天的課程上完之後,協會還會為義工和家屬分別舉辦每3個月的定期聚會,安排專業人士主持聚會討論,讓所有義工協助者把照護上與患者家屬及與患者的問題坦然提出,讓專業諮商人士透過討論支持義工的身心,並了解義工照護上的問題。義工訓練的課程,除了上課的課程外,還必須有義務參與照護患者的實務工作。這樣不僅可以近身瞭解失智者的病況,也藉由協會的連結有機會到患者家庭或是相關機構去協助照護患者。 劉威良照顧的長輩Johanna Pitter,高齡92歲離世。(圖片/劉威良攝影)     基本上協會所提供的課程是完全免費,但是必須承諾做義工100小時,否則必須繳交學費。按照德國規定,義工工作可以拿費用,義工照護病患一小時為7到9歐元不等(約台幣230元至300元)。義工所協助的工作,不包含做護理工作,而是純粹陪伴,比如聊天、散步或唱歌、畫畫,必要時要協助餵食。這筆費用由患者家屬先墊付,之後再向照護保險公司申請給付。   德國健康保險已有百年口碑的醫療健保,近年來還必須加保長期照護保險(Pflegeversicherung),這是1995年應對德國社會逐漸老化人口的需要而設立的。另外,義工的義工所得年收入如果一年不超過2,400歐元,享有免稅的優惠,以此提升民眾做義工的動機。   義工可以選擇到相關的失智照護機構或是到協會所舉辦的一周兩次家屬喘息時間來協助照護患者。這樣家屬在參加自助團體聚會或在喘息時間所安排的跳舞或咖啡聊天時間,都可有義工幫助,進而減輕家屬的照護負擔。另外,照護者如果必須出門,家屬也可以透過協會介紹,請義工到家來照護患者。   劉威良照顧的長輩Johanna Pitter,高齡92歲離世。(圖片/劉威良攝影)   協會提供諮商與喘息幫助   除了藉由課程更新自己的專業知識外,也因此更了解阿茲海默症協會的橫向連結,對患病家屬結成自助團體的支持及其重要性,並也親身體驗到支持失智者家屬的身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   對於患病家屬來說,協會提供專業諮商雖屬重要,但被協會這個大家庭接受更是關鍵。有些家屬在患者得病或不確定病情時,很怕被他人歧視而不敢說出口,單獨扛起照護重擔。即使到最後必須把患病的親屬帶給專業機構照護,他們多會覺得丟臉,或自責背叛了配偶,但很多時候,照護患者的配偶也多有年紀,照護重擔不是自己所可以承受的,而他們多不自知。因此,當失智親屬病情失控時,也常讓照護親屬求助無門,不知該如何面對。   因此,協會以民間團體協助親屬諮商與獲得喘息,就成了患病家屬的知音與最大的福音,他們自身受過幫助後,即使患病親屬過逝,他們也多會繼續留在協會中回饋幫助他人,達到自助人助的社會網絡連結。   文章來源:ĀnkěCare創新照顧
More
新冠疫情衝擊就醫習慣?「在宅」成為潮流
文章編譯:安可人生編集長 李全賢;圖片來源:pixabay   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正對我們的社會帶來巨大變化與影響,影響所及,除了避免在密閉空間群聚、戴上口罩等新生活模式之外,疫情也對醫療和照護層面產生了變化,特別是許多人與醫院的對應關係有了很大的改變。   「在宅醫療」成為趨勢 疫情陰影壟罩之下,人們普遍意識到,去醫院就診的本身就是一種涉及感染的高風險行為。日本醫療法人社團悠翔会(東京都港區)理事長佐佐木先生(佐々木淳氏)從醫病關係觀察到,以往每兩週去醫院拿一次藥的患者,發現60天的長期處方箋也能達到充分控制疾病的效果。因此,許多醫療機構認為,即使疫情的緊急事態結束了,患者來院的回診數也很難再回到以前的水準。 另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住院。在第一波疫情感染的浪潮中,包括大學醫學中心醫院在內的這些地區重要醫療機構以及有名的醫院均相繼發生院內感染,為了控制感染風險,醫院對於入院患者採取預防檢查、禁止家屬探視,同時,除了疫情指定醫院外,很多醫院對發燒患者都進行管制措施。此舉,使得居家醫療與醫院之間的關係持續的產生變化。   居家善終度過最後時光 以往通常是「有事就送醫院處理」,但現在,「可在宅醫療」的患者轉至「在宅醫療」的案件增加了。除了病患本身對醫院就診的焦慮之外,對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就醫的風險意識提高,都促使經由照管員轉介的情況增加。特別是對於走到生命末期的住院患者,鼓勵他們出院,回歸居家,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把握與家人共度的美好時光。 相形之下,現在反而是由「在宅」轉到醫院的難度升高,在宅患者的緊急入院約四成是肺炎或尿路感染等發燒性疾病。對於這些發燒性疾病,很多醫院的做法是,除非能診斷出是「非新冠狀病毒」感染,否則不接受入院。另一方面,患者自己也忌諱且避免住院,從「有狀況就入院」改變成「盡可能在家」的主流趨勢正逐漸形成。特別是有關臨終照顧,愈來愈多的患者與家屬傾向在自家或機構度過最後一段時光。 事實上,根據醫療法人社團悠翔會資料顯示,在2020年4月至7月的四個月期間,患者在宅死亡人數為287人,在醫院死亡119人。 與2019年同期(在宅死亡203人,在醫院死亡120人)相比,總死亡人數大幅增加,且在宅死亡趨勢增加,臨終照顧數量也增加了40%以上;主要是因為生命末期的住院患者選擇回歸自宅善終,這種趨勢也讓人明顯感受到在宅患者忌諱避免入院的傾向。而這種變化不會是疫情一時性的現象,不論是門診病人或在宅患者都意識到,他們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不一定如此,他們正在探索與醫療機構建立新的互動模式。 以往大家可能都認為「不去醫院就診不行」、「住院會比較安心」。但實際上並非如此(當然也有例外),對於這項趨勢的改變,醫師自身也都有感受到。這已經不是因病毒可怕而不去醫院,而是患者不再像以前一樣覺得非去醫院不可,即使醫療診所不拒絕發燒患者。 隨著趨勢潮流的改變,醫療機構現在應該努力滿足病人的真正需求,關於這點,大家正睜大眼睛關注著這項議題。   文章來源:ĀnkěCare創新照顧(原文資料來源:高齡者住宅新聞社)
More
高齡長輩洗澡頻率?隔三天洗一次就夠了?
文章撰寫:創新照顧;圖片來源:pixabay   許多一線長照人員常遇到長輩垂頭喪氣說:「老啊,沒路用!」年輕的照顧同仁聽到他們這樣一講就語塞了,該怎麼了解每個長者心思,予以激勵的回饋?日本老年醫學專家、照護醫院創辦人大塚宣夫以自己變老的經驗,寫成《這樣過日子剛剛好》這本書,透過30個隨心所欲的無壓力生活練習,協助照顧者、家屬方法來引導長輩化解因金錢、年齡與健康所帶來的焦慮,排解恐慌,在長壽時代開心度過每一天。   每天都要洗澡的常識 在我任職的醫院裡,有不少患者不喜歡洗澡,尤其以男性患者居多。其中有兩個主要原因。首先,如果可以自己一個人慢慢洗,那倒是無妨,但對那些行動不便的患者來說,洗澡勢必得有旁人協助。其次,對這些患者來說,洗澡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只有自己一個人光著身體的羞恥和尷尬,或是必須配合他人的動作而變換姿勢,在心理不適的情況下,即使身體的各個部位都被人清洗乾淨,也無法感到舒爽。加上對於老年人來說,洗澡這件事情比想像中還要來得費力許多,似乎有許多人會因此感到疲勞。 也許有人會說,難道不會在意身上的老人味嗎?其實不會,畢竟自己身上的老人味,本人是聞不出來的。說到底,也有些患者會說,把外表弄得乾淨整潔是要做什麼?一聽見這樣的想法,就不禁令人產生疑問:洗澡真的要每天都洗才行嗎?而且,洗澡對老年人來說還會造成一個問題,那就是皮膚乾燥。 實際上,若是洗澡洗得太頻繁,或是過度使用肥皂和毛巾擦拭,可能會導致各種皮膚症狀。從這一點來說,如果是為了去除氣味,只要洗十分鐘就夠了。 在我從小到大的成長環境裡,並沒有每天洗澡的習慣。所以我到現在還是不太喜歡洗澡。 不過,就像我當初成立醫院時一樣,如果要把自己的父母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我會想讓父母在固定的時間起床,三餐正常,每天洗澡,讓身體保持乾淨整潔。 現在回想起來,我也曾經被世間的一般常識束縛過。然而,在我過了75歲之後,我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覺得「洗澡很麻煩,非常不想洗澡」。 同時,我也開始覺得「早上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一天不想吃到三頓飯,只想吃自己喜歡的東西」。   每天洗澡所帶來的風險 實際上,洗澡一個禮拜洗一到兩次就夠了。說到底,不會有人因為不洗澡而引發生命危險,反倒是每年有將近兩萬人因洗澡而導致死亡。因為上了年紀以後,只要不像年輕時那樣出汗,皮膚就不會分泌油脂。 當你成為生活起居需要旁人照顧的老年人之後,對幫忙洗澡和被洗澡的人來說,洗澡都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所以,每三天左右洗一次澡就好。照這樣的頻率來看,對本人和照顧者而言,是不是都會感到輕鬆多了?   書籍《這樣過日子剛剛好:醫師建議的長壽時代隨心所欲生活指南》   文章來源:ĀnkěCare創新照顧
More
住安養機構是享受!丹麥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每戶都是景觀房、下樓就是咖啡廳
編譯:陳莞欣 ;圖片來源:pixabay 老年住進安養機構,是許多人心中「不得不」的選擇。但如果這間安養機構就像高級社區,一樓有咖啡廳,中庭是適合散步的寬敞綠地,每個房間都有落地窗大陽台呢? 台灣人可能很難想像,在丹麥、瑞典、芬蘭等重視社會福利的北歐國家,人們認為照顧老人不是子女生來應負的責任。根據歐盟執委會所進行的大型民意調查「歐洲晴雨表」 (Eurobarometer)所統計的數據顯示,當年長者無法料理生活時,丹麥人僅有10.49%有和父母同住照顧的意願,33.07%的人會希望將父母安排到照護機構居住。 這個數據,並不代表丹麥人不愛自己的父母,而是他們深信,設計良好的專業機構,能給予老人不輸自宅的生活品質。   從治療的機器到洗刷長者汙名的建築  北歐熟齡住宅進化史 丹麥建築研究學者Terri Peters指出,二次大戰後,建築界現代主義的風潮興起,出現了許多像「治療機器」(Machines for healing)般用途的住宅。醫院、護理之家、老人院等照顧機構為了達到最大的使用效率,空間多半相當擁擠,氣氛冰冷而缺乏人性的溫度。 然而,隨著時代進步,現在50~64歲的「初老族」,對於老後居所的要求已和過往有極大的不同。照護機構不應該與世隔絕,最好是自然地融入在地社區,促進年長者的社會參與。如此一來,才能消除大家對「老」的負面印象與汙名。 社會福利領先國際的北歐國家,很早就開始展開熟齡住宅的創新。例如丹麥建築政策(Danish Architectural Policy)就規定,設計師有義務提供完善的設施,讓身心障礙者、失能者,也能如常人般參與各項社會活動,甚至做出貢獻。 因此,近年來丹麥興建的熟齡住宅或照顧機構,多以提升熟齡者的生活品質為目標。從外觀到內部空間設計,盡量營造出如家一般溫暖的氛圍,並將自然風景引入住民的生活中。花、樹、綠地,不再只是單純的造景,而是療癒身心的設計。像是可以動手做園藝的陽台、方便散步呼吸新鮮空氣的中庭等,讓身處其中的人自然變健康。   像共享空間、咖啡廳的安養機構   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 高齡住宅去機構化逐漸成為主流,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由非營利住宅協會KAB經營、丹麥大型建築師事務所JJW建築事務所設計,在2012年開始營運的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ØRESTAD Nursing Home),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位於哥本哈根的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外觀看起來就像咖啡廳或美術館。(出自boligertilaeldre)   有別於台灣人將安養機構視為嫌惡措施,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的位置就在丹麥市中心,一旁是學生住宅。青、銀世代雖然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很自然地會有對話與交流,消弭對彼此的歧見。此外,附近還有對所有市民開放的運動場、休閒設施和自行車步道,長者不會被困在機構內,失去和社會的連結。 在此案之前,JJW建築事務所就有不少設計熟齡住宅的經驗。他們希望除了安全以外,住宅也能讓長者活得更平等、更幸福,並且盡可能延長獨立生活的時間。「我們是在幫老人設計他們的家,不是機構。」事務所表示。 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的設計靈感,來自於丹麥傳統的村落與廣場。四方形的院區內,共有8棟建築、114戶。一樓有小規模的商店、咖啡廳、牙醫、理容院等商業空間,並且對一般居民開放。年長者在生活圈內,就可以解決日常生活的需求,也多了不少和社區民眾互動的機會。   ↑大面積的綠地廣場是院區核心。(出自boligertilaeldre)   考量到護理之家的量體較大、容易給人醫院般的冰冷印象,建築師在外觀上刻意選擇粉嫩的新綠、鵝黃、淺藍3色,融入自然環境。窗戶則設計成不規則的立體狀,就像從牆面上「跳出來」,看起來活潑又有趣。只有一樓的外牆則漆成黑色,營造有如漂浮的視覺效果,降低量體在視覺上的壓迫感。 院區以綠地為中心,輻射出寬敞的通道。不管住戶從哪一棟建築物出發,樓下就是大陽台及寬敞的客餐廳。客餐廳不僅有能引入陽光的大落地窗,餐廳和廚房之間的牆面還是活動式的,可將兩房合併為一大房彈性運用。住戶可以在此自己動手做料理,閒來無事也可以在大廳聊天、玩卡牌遊戲,甚至一起做體操。   ↑公共空間的隔間牆可自由移動,讓空間有更多彈性運用的可能。(出自arkitekturbilleder)   每個房間都有大陽台  失能、臥床也能享受生活之美 此外,院區內還有個很棒的共同工作空間。設計師認為,來到護理之家的每個院民都有不同的背景和專長。即便他們的身體機能有些退化、局部失能,也並非就此成為無用之人。共同工作空間有舒適的躺椅、柔和的燈光,歡迎大家在此創作,激盪出有趣的火花。累了也可以躺著眺望窗外風景,好好休憩,尋找更多靈感。   ↑明亮的共享工作空間,大家可以在此喝咖啡、閒聊,激盪不同的火花。(出自jjw arkitekter)   回到房間,玻璃帷幕的陽台是室內空間一大重點。在這個小天地,住戶可以栽種喜歡的植物、靠在窗邊喝咖啡。即使是臥床者,從房間向外望去也可看見對面住戶的陽台植栽,像相簿般色彩繽紛。此外,房內的擺設復刻了1940~1960年代的經典家具,讓年長的住戶覺得踏進房間,就像回到自己的老家。   ↑採光良好的陽台,讓人感覺充滿了生命力。(出自boligertilaeldre)   考量到護理之家的住戶們身體退化狀況不一,建築師在設計室內空間時,也引入了「失智友善」的思維。一方面要保護失智長者們的安全,一方面也希望他們能夠盡可能地照顧自己,延長自立生活的時間。例如,為了避免空間感變差的長者跌倒,院區的通道、走廊,都漆上對比強烈的鮮明色彩。每個人的門牌前有個小平台,可以擺上個人專屬的裝飾物件。即使認不出名字,也能找到回房間的路。   ↑鮮明的色彩對比,對空間辨識能力不佳的失智長者更為友善。(出自boligertilaeldre)   良好的居住環境,對一個人老後的健康與生活品質有極大的影響。顛覆傳統思維,安養機構不僅不會讓人恐懼,反而讓人對老年生活充滿期待!   文章來源:50+ FiftyPlus
More
國家衛生研究院